[主题分类] 临床上你遇到过哪些令自己佩服的职业判断?

[复制链接]
2020-12-19 02:47:36  查看 1912   回复 20 |阅读模式
临床上你遇到过哪些令自己佩服的职业判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ivelive_er    2020-12-19 02:49:43
两天前在坐高铁时稍有空闲手机码了这么多字,讲述了当年一段成长经历,头一次收获上千赞,受宠若惊。作为知乎小白很少回答问题,今天终于被教会了编辑答案,所以来做一些后续补充,解答问题,修改错字   

⋯⋯⋯⋯⋯⋯我是分割线,下面是原文⋯⋯⋯⋯

自答一发职业生涯自我觉得最炫酷的一次。那年担任胸心外住院总,一次深夜遇见一心前区刀刺伤的年轻患者,伤后一小时就诊,创口位于左锁骨中线第四肋,长约0.5cm,急诊室手指探查创口进胸,但无法扪及心脏,心脏彩超提示心包少量积液。因高度怀疑心脏锐器伤送入手术室准备开胸探查,在全麻后刚摆好右侧卧位准备消毒时心跳就骤停了,当时脑子瞬间略懵逼,但立即反应过来可能心包填塞了。因为当时是凌晨,虽然已通知上级老师来行可能做的心脏创口修补,但上级还在来院的路上,所以当时整个手术室年资最高也就只有我一个小小住院总,心跳停得猝不及防,脑子里忽然闪过以前前辈老师讲过的类似这种怀疑心脏锐器伤的,就不能胸外心脏复苏了,需立即开胸进行胸内心脏按压,而我从未有过类似经验啊,可当时来不及多想,体内肾上腺素一阵爆棚,赶紧指挥麻醉和巡回,“头部冰袋降温脑保护,自体血回输”,“给我碘伏”⋯⋯来不及慢慢消毒了,必须立即开胸进行心包减压及心肺复苏,一瓶碘伏倒在左胸术区,急忙带上无菌手套,拿着手术刀做了一个第五肋前外侧切口,来不及用电刀止血,直接用组织剪剪开胸壁肌群,肋间肌,迅速进胸,撑开;胸膜打开时满胸腔的积血,迅速吸引积血显露术野,探查见心包一个0.5cm创口,剪开心包,发现左心室一个0.5cm透壁损伤,还在喷血,只得先用手堵住创口,同时右手握住心脏开展按压,“快扩容,推肾上腺素⋯⋯碳酸氢钠纠酸⋯⋯”那一刻我的声音也在颤抖,随时手不停的按压,慢慢的⋯⋯心跳回来了,输血也在继续,血压也慢慢回复⋯⋯自己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下来了,从心跳骤停到我开胸进去堵住心脏破口并进行复苏,时间没有超过4分钟,这是我职业生涯最快的一次消毒铺巾加开胸⋯⋯后面我就这么堵着创口,上级老师也赶到了,洗手上台并带着我修补了心脏创口。最终这位年轻患者抢救过来了,而且脑缺血时间不长以及之前采取了相应的脑保护,意识没问题⋯⋯
为此事,上级老师称赞了我当时处理措施妥当,如果当时一看见心跳停了不是及时开胸进去心包减压,手堵破口,胸内心脏复苏,那这个病人心跳是没法回来的;如果当时还遵照严格无菌术慢慢消毒铺巾,也会导致脑缺血时间过长而影响脑复苏(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倒碘伏应急消毒还是不严格,术后出现了切口感染,但至少命保住了,也没以为脑缺血时间长而成植物人,个人认为是值得的,至少抓住了最主要的矛盾,赢得了抢救时间)
经此一役,在那段时间内在手术室还是小红了一把,当时在场的医护人员都说,要不是当时我及时开胸措施,可能这个病人非死即残。经此一役,自我的信心也更足了,这事儿也成为自我认为职业生涯中最具成就感的一件事!

⋯⋯⋯⋯⋯⋯分割线第二弹⋯⋯⋯⋯

1.关于“急诊室开胸指征”:
在“人卫第七版外科学”上只讲了“急诊开胸指征”,没有“急诊室开胸指征”的说法,上述事件发生于2011年下半年,当时没把这种紧急开胸列入教科书,而在2013年出版的“人卫第八版外科学”中将“急诊室开胸”列入课本,作为教学内容。(得益于我身在教学医院,新版教材一出来外科教研室就组织我们去研究新旧版的区别以利于给学生上课)在讲到胸外伤这一章时,很明显,紧急下的“急诊室开胸指征”正式列入教材了,(不得不说,教材一般落后临床实践工作很多年)。



(网络教材截图,侵删)

2.关于“如果这病人救不活,会不会产生医疗纠纷”这个问题的解答:
首先,这患者进入手术室并已经麻醉了,这说明家属已经签署了麻醉同意书,开胸探查同意书等医疗文书,而这种怀疑心脏损伤的病人,在接诊和术前谈话时就已告知病情的危险性,告知术中有突发心跳骤停的可能,这解决我程序上的后顾之忧,发生上述紧急情况,采取这样的措施也是最好的方法,毕竟,任何一个医生在当时那种情况都不希望病人死掉。而且,不采取措施是稳稳的死路一条,拼一拼(注意,已经签字同意手术了的,没签字我也不敢啊)还有一线生机。即便拼了没抢救过来,家属能不能理解是另一回事,但采取这样的措施是没错的。
再补充一个遇见的另一个病例:煤矿上内矿车挤压伤的患者,急诊室初诊:左侧大量血胸,胸腹联合伤,肾裂伤,脾破裂,失血性休克。需开胸开腹紧急手术,绿色通道快速送入手术室,一边扩容升压抢救一边很快的麻醉妥当,消毒好了以后血压已经很低了(具体记不得了),心跳逐渐减慢,当时和普外科医生泌尿外科医生都预感这个病人可能没希望了,但怎么办呢?不开没办法,开了希望也渺茫(毕竟说不定有奇迹发生呢),一边准备手术,一边安排另一医生出去和家属沟通(注意,这种突发情况一定要沟通,否则一旦患者死了会很被动),出去再次告知家属:现在两个脏器失血,不开进去尽力止血毫无希望,开进去也可能救不过来,开还是不开?就一句话重点交代了,家属点头尽力抢救:“开”。于是一边完善文书工作,一边迅速开胸,胸腹联合切口,果然在开进胸时心跳停了,老套路,继续胸内心脏按压,胸腔的血都是膈肌破了从腹腔漫上来的,我们胸外医生一边按着心脏,普外和泌外医生一边探查:切脾,把已经烂成渣的左肾切掉止血。最终患者还是没救活,但我闷尽力了,家属也没扯皮,是的,并不是所有家属都会闹会扯,但前提是:良好和透明的医患沟通,医生的及时抢救。
不要把医患关系想得那么不堪,也不要为了担心家属扯皮而轻言放弃。作为医生,得不忘初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engXueLiangMo    2020-12-19 02:50:47
我爸有将近十年都被自己的皮肤问题困扰。面部皮肤变黑,变硬,毛孔粗大,愈发严重,到后来甚至面目相当吓人。明明胳膊腿都是挺白,面部却是紫黑,且鼻子不断变大。期间先是在家乡县城看,未果。后去市里,再后来南京,上海,依然未果。一直作为各种皮肤病医治。

直到2013年,他路过上海某医院分院,顺便进去看了一下。然后很偶然地,还没挂到皮肤科,遇见了一位脑外的年轻医生。一个照面,他就让我爸照个CT,他说,你有垂体瘤。

我爸不信,但是还是去照了。
果然是。已经压迫视神经。

补充下,上述我爸的症状在早期并不明显,显著到能让我爸在意的,只有皮肤黑硬。所以一开始,被水平相当有限的家乡县医院定性为“奇怪的皮肤病”。他本身身材高壮,所以缓慢出现的手脚肥厚等,在我妈这些长期在他身边的人眼里,根本没有变化。长期都是自己去挂的皮肤科,所以并不怪医生吧。
感谢评论的各位。感谢当年的年轻医生。感谢每一位辛苦的医生。

☺知乎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守仁三十香    2020-12-19 02:51:45
我曾经给一个女孩做卵巢切除手术,正准备关腹,老范叫我把左侧卵巢好好检查一下。果然,左卵巢增大,她精细地剖开五厘米长的卵巢,在里面居然有一个直径不到一厘米的小畸胎瘤,术前超声也没发现。我见识到了老范精准的经验判断和高超的医术。
(本文为妇产科资深医生的真实手记。)
手术也是讲究天赋的,如果问我在妇产科里,谁的手术做得好,我脑袋里第一个反应的就是老范。她大我八岁,白净的皮肤上一对大眼睛,属于冷美人型的。老范是二线医生,和她上手术就是一种享受。
论手术速度,科里大老何最快,好事的手术室护士拿着秒表记过,一台剖宫产手术从拿起手术刀开始计时,到缝皮结束大老何仅用二十二分钟。但看老范手术整个过程不仅仅是干净利索,而且有一种美感油然而生,不管是哪个行业做到极致时都会产生艺术的魅力。
特别神奇的是老范做手术横切口取的位置,每次都是那么合适,而且两边都有一个向上的小小的弧度,病人恢复后手术瘢痕正好在肚皮的横褶那,根本就看不出来。科里很多大夫都下功夫去琢磨,但就是达不到老范那样的效果。
我的第一台剖宫产手术就是老范放的手,当她和我说这台手术我主刀时,我脑袋当时有一刹那的反应不过来,不敢相信,我和老范说:「范老师,我行吗,我再看几台吧。」现在回忆起来老范就是艺高人胆大才敢放手,她当时很认真的看着我:「没有第一次,你永远就没有开始,来吧,我在旁边做助手。」
当我第一次站在主刀的位置上,脑海里不停地想着之前模拟的每一步动作。「想什么呢,一步步做就是了,将来你都会嫌累不想做。」老范平静地对我说,是啊,我已经是这个职业,那就开始吧,手术刀划开贴膜和皮肤,溅起小小的血花,我的手术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整台手术都很顺利,美中不足的是刀口末端我划歪了,缝合时有一针斜了,好在病人没有计较,但我还是很内疚。术后第二天换药时看见缝斜的一针,我怎么都觉得别扭,但又无可奈何。老范看见我难受的样子,安慰我说:「现在看着明显,等肚子慢慢回去了,刀口就小了,缝线的印更不是问题。」但我还是别扭了好一阵,那些天在宿舍里做的事情,就是拿着持针器夹着园针不停的练习缝合。
人们常常说,白衣天使很辛苦,但我知道,我们的病人才是最可爱的最可敬的,哪一个医生的成长也离不开病人,换句话说了,没有病人医院也就真的不需要了,所以在医院病人的感受应该是被放在第一位的,但每每看见病人看病的困难,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和老范在一起我是很放松的,原因是我们有共同点,不擅长管别人的闲事,没有攻击性,所以说话上可以随便很多。因为老范是个典型的安静工作的知识分子,不擅长于和领导表达和展示自己的工作业绩,纵然大家都知道老范业务好,但无论是在晋升上还是在科里的地位,老范远远不如和她年资差不多的医生。我也问过她这方面为什么不去争一争,她很平静的看找我,认真的回答:「我不擅长这方面,而且我的精力也不够充沛,看好病人后我就没有剩余的力气了。」
老范的话也让我思考了好几天,其实想想,人的精力就那么多,这用的多了,那自然就用的少了,还是看人愿意把精力使在哪个方面。延伸一下,时间问题也是这样,谁不是把时间都用在自己喜欢和愿意做的事情上呢?
我和老范这三个月在妇科病房。刚刚门诊打电话,说有一个病人小肚子疼,但白细胞又不是特别高,超声波检查盆腔也没有包块,普外科已经排除了阑尾炎,但病人看起来疼的又很厉害,让我们去门诊看看病人是不是收入院观察一下。我和老范到了门诊,看见病人疼得非常厉害,我们看了化验和超声波检查的结果,白细胞稍高一点,盆腔没有异常的包块,但老范还是盯着超声报告单看,我看她手指着盆腔积液深约一点三厘米。我不解的问她:「盆腔积液稍多一点,盆腔炎症可以啊。」
「不对,如果是这么疼的炎症,肯定是急性炎症,白细胞会很高,盆腔积液会比这多。」老范接着说:「如果是黄体破裂或宫外孕,会有包块表现,这么疼肯定是破了,盆腔的液体也会多,所以急性炎症和这两个诊断都排除了。」
我知道在诊断不明确的时候就要进行鉴别诊断,在不停的辩证中寻找答案,那会是什么病因引起的呢?我也想不出来。老范问病人:「有痛经吗,以前卵巢有囊肿吗?」我又有些不理解,病人不在月经期刚才都已经问过了,这疼不会是痛经的。病人回答说:「痛经有,挺厉害的,但囊肿有没有不知道,好多年没检查了。」
老范对门诊护士说:「做阴道后穹窿穿刺准备。」我还是有点蒙。老范和病人交代需要做一个检查帮助诊断,病人还是很疼,捂着肚子说同意做检查,只要能诊断咋样都行。当长长的穿刺针抽出介于暗红色和巧克力色粘稠液体的时候,我一下脱口而出:「巧克力囊肿破裂?」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wg1227097261    2020-12-19 02:53:39
更新(2018-08-11)碰巧今天吃早饭和P主任碰到了,然后和他提了一下前两天的外科基本功比赛,因为现在用皮钉多,很多规培医生缝合打结基本功不过关,聊着聊着聊出了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小轶事,P主任说外科结(双手结)的打法是他30年前发明的,然后人传人传开的。。。(说实话这个说法没法儿考证,单纯觉得知道这个事后不吐不快所以说一下,我是信的,各位信不信见仁见智)
------------------------------------------------------------
我们这边有个P主任,有一次隔壁科室一个病人(都是普外的,肝胆的病人来找胃肠会诊)情况比较重来找胃肠会诊,P主任说赶快手术,不手术马上就死了,但是说实话病人当时看不出来那个病人的情况有那么夸张,病人家属想转到省里去看病,P主任说来不及转,不出城就要死。。。病人家属和肝胆科的主任都不相信,然后一秒钟都没耽误立刻把病人往省里面送,结果果然没出城就死了。。。

同样的病另一个被P主任救过来的病人,手术之前心跳停了,如果不是在手术室根本救不过来(下划线是引用的媒体报道)

“P主任迅速赶到急诊室,发现患者的神志已经模糊,呼吸困难,腹部胀如孕妇,腹部按压时像是按在木板上那么硬。家属告诉P主任,老人一年前因胃癌做了胃切除手术,今天早饭后骑了一会电动车就觉得肚子痛,到村卫生室、县里医院都看过了,用了药还是疼得厉害,院方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书并建议立即转院。
  凭着30多年的临床经验并结合病史及患者在当地医院的一张X线片,P主任初步诊断是急性绞窄性肠梗阻,需要迅速剖腹探查。由于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为患者做腹部彩超、CT等常规的检查。
  没有挂号、没有交费,没有常规的检查单,患者被破例直接送进手术室。当手术人员全副武装准备手术时,一个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患者心脏突然停止跳动。医护人员于是再次破例让患者家属进入手术室,医护人员一边按压患者心脏做人工复苏,一边征求家属意见:是否手术?进入手术室的患者女儿见其父亲已经没有心跳,当场就瘫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患者的儿子还在外地往回赶,电话打通了他却犹豫不决。关键时刻,患者的弟弟说了句“我相信医生”,并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了字。而此时,经过约3分钟的心脏按压,患者又恢复了心跳。
  穿着与医护人员一样的手术服,医院再次破例让患者的弟弟远距离“参观”了哥哥的剖腹手术。他事后说,当看到哥哥肠子里面都是气泡时,才明白哥哥的肚子为什么会胀得老大。

  据P主任介绍,绞窄性肠梗阻指梗阻并伴有肠壁血运障碍,可因肠系膜血管受压、血栓形成或栓塞等引起。肠腔内因气体和液体的积储而膨胀,导致肠壁变薄,肠腔压力不断升高,到一定程度时可使肠壁血循环出现障碍。徐老汉的肠壁之间充满了类似于肥皂泡的气泡就是由于肠梗阻导致的,如不及时手术,肠管可缺血坏死发生破溃穿孔而危及生命。”

什么检查都没有就敢往手术室带,医生是要担很大风险的,救不过来就是“反面典型”,后来P主任说他感觉能救得过来。。。感觉。。。真准。。。另外也要说一点,我觉得家属的支持很重要,如果不是家属支持哪有医生敢给"死人"(术前心跳停止了)开刀。
———————隔———————隔———————隔———————隔———————

P主任救的另一个心跳停了40min的病人:
“病人上个礼拜来的时候情况非常危险,是夜里11点送入手术室的。”第一人民医院外科主任P医师介绍说,当天晚上万先生就出现了大出血的症状。“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及时手术必定危及病人生命。”P主任解释说,就算是立即进行手术,病人也很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手术的风险很大,病人消化道出血,十二指肠溃疡出血,其中涉及动脉出血,手术期间就一直血流不止。”动脉喷出的血柱能有20厘米高,“病人在术前测量血色素时,就已经测量不出来了,整个手术给他输了5000毫升的血。”.........最惊险的是,在手术进行中,万先生突然心脏停止了跳动.......紧接着所有医生轮流为他做心肺复苏,“一个一个上,终于在40分钟后恢复了心跳。”
血色素就是血红蛋白,有些老派医生还习惯这么叫,血红蛋白量低到一定程度时候是会测不出来的,病人术前血已经差不多出干了。我将来如果也能把一个心跳停了这么久的病人救过来,这辈子都值了。

———————隔———————隔———————隔———————隔———————
另一个颈动脉0.5cm贯通伤的病人

省运河航运公司船厂工人吴红海在锤打铁器时,铁片飞溅致颈部外伤,当即出现伤口喷射性出血。入院时,患者脸色苍白、伤口活动性出血、血压直线下降,出血量达3000多毫升,考虑为颈部大血管破裂,立即送手术室抢救。获悉患者伤情后,P主任第一时间赶到手术室,会同C医师、W医师等迅速给予输血、抗休克等处理,并同步作颈部探查。术中见颈内静脉离断,呈活动性出血;颈动脉有0.5cm贯通伤口,出血凶猛,果断结扎颈内静脉,修补颈总动脉。终于化险为夷。

好吧,这病人虽然没有心跳骤停,但是是真凶险啊。。。颈内静脉结扎后颈总动脉修复好了之后还要再做颈内静脉吻合,整个过程应该操作的非常快才行,否则颈内静脉结扎久了谁知道脑子会不会出问题,而且毕竟大静脉大动脉同时出血,慢了人就没了。。。

———————隔———————隔———————隔———————隔———————

暂时先写这么多吧,我知道的别的抢救好像都没这几个凶险。准确判断病情在没有明确辅助诊断结果的情况下果断手术救人,实在是他妈的让我佩服,而且确实上面说的几个病人都是稍微一耽误就必死的病人,甚至属于断病于生之后,救人于死之前。
总结一下:所有抢救,在抢救之前很多医生都是担着救不过来就要被骂被黑甚至是被告的风险的,这里如果想让医生放开手脚,那么患者家属就一定要给医生最大的支持,如果一直这样黑医仇医,等我们这批年轻医生成长起来,敢这么救人的医生真不多了。

———————隔———————隔———————隔———————隔———————

补充一个P主任个人的故事,P主任去年发生了车祸,车子被横穿马路的出租车撞的6个气囊全爆出来了(后来修车的说我们听说过有6个气囊,见还是第一次见到),万幸整个人没有出现太大的外伤,但是后来磁共振发现脾被震得包膜下破裂了,坐在车里被震出脾破裂,震得有多重可想而知,当时P主任下车第一件事是帮出租车司机做了一下检查,出租车司机也没大碍(这么重的车祸两人都没太大问题确实是命大)。。。完了回医院当天还上了台手术,还说“老天爷留我一命就是要我治病救人的”,这情操实在是牛逼。。。但是后来回过神来头也疼身上肉也疼(估计是应激状态过去了,还有水肿48~72小时才到高峰,这种整震造成脑震荡可能有轻微脑水肿),大半年才恢复过来。。。P主任是个好医生,但和他沟通的时候也发现他因为现在不良的风气很多时候都束手束脚。他和我说“如果治病救人的时候都能放开手脚,是病人最大的幸运,也才对得起一身本领。”深以为然!希望我们已经是处在医疗环境和医患关系最坏的时候,黑暗之后会有黎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乖乖乖琪    2020-12-19 02:56:01
凌晨3点家长带着12岁的孩子过来看牙齿出血,我们医院晚上没有口腔科,同事正准备让他们去其他医院,一个护士想想就觉得不对,多问了一句,摔过吗?回答:从2米的双层床上摔下来摔得牙齿掉了,赶紧脑外科CT,结果颅内出血。问该护士为什么会想到问摔过没?答:大孩子半夜没有大的意外和动静,不会特意跑医院看牙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xzqbd    2020-12-19 02:57:54
讲两个事吧。
第一件是听一个护士转述的。急诊上收治了一个青年男性,重症肺炎的患者,气管插管时,年纪稍长的那个护士对一旁的小护士说,“等会小心点儿,这个搞不好有Aids”。于是大家立即警觉起来,纷纷加了层防护措施。血检报告出来后,果然HIV阳性。
事后问那个护士怎么判断的,他说青壮年男性,重症肺炎进展快,CT上呈明显的双肺毛玻璃样阴影,这种病人很有可能存在免疫抑制,要么是常年吃激素要么就是HIV感染。而此人的穿着打扮周身气质都是一幅很社会的派头,送诊的不是家属而是几个男性朋友,很有可能有冶游史,这个时候一定要多留个心眼,保护好自己。


第二件是亲身经历。一个子宫阔韧带异位妊娠患者,俗称宫外孕。子宫阔韧带异位妊娠在临床上的发生率十分少见,发病率据报道仅占妊娠的1/183900,异位妊娠的1/163。而且和以往宫外孕的经验不同的是,患者的腹痛部位在子宫处,急诊主诉为痛经。患者既往月经史不规律,腹痛剧烈,血检HCG阳性并不高,B超显示子宫内外输卵管均不见妊娠囊。大半夜的这样一个腹痛十分强烈,压痛反跳痛明显,主诉为痛经的急诊患者,是给她开点止痛药当痛经治还是继续穿刺抽血探查。
当时那个年资并不高的医生果断选择了穿刺探查,这时候家属已经表现的十分不满了,毕竟大半夜地肚子疼你又给我们做B超又是查血的来回折腾还没找到原因,必然会产生抵触情绪。在跟家属经过反复的沟通后,做了腹腔穿刺,果然腹腔穿刺抽血为阳性。
紧急送到了手术室,腹腔镜下看到腹腔内出血至少1000ml。子宫阔韧带是子宫动静脉经行处,一旦宫外孕破裂,非常凶险。这个患者从腹痛发生到紧急手术只用了几个小时,是那个医生的判断挽救了她一条生命。
事后跟那个医生讲,你好厉害啊,判断的如此准确。她说,“哪有什么神判断,只不过怀揣着一份责任,不把最凶险的情况排除,不敢松下那口气罢了”。
为医者,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为何我们要如此小心谨慎,就因为我们肩头那份沉甸甸的责任。你若信赖相托,我必竭尽全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娃prince    2020-12-19 03:00:18
想起我在妇产科实习的一个事。
当时一个孕妇,20多岁,孕期的来夜间急诊,说肚子疼。然后老师给开了胎监,床旁b超,检查均正常。也没有阴道流血流液的现象,疼痛也是一阵阵的,可忍受。没办法,妇产科也没什么对症处理。准备让她留观,老师问我怎么看。我说要不做个心电图看看吧。结果尼玛,做出来是st抬高心梗,赶紧让心内科会诊。后面就转到心内科去了。
第二天交班的时候主任表扬了我,问我怎么想的做心电图,我说下颌下到肚脐上如果疼,都做个常规心电图,没想那么多。
后来,大概是因为这个表扬吧,我就选择了妇产科。不对,妇惨科!
其实好像也不是什么令人佩服的事情吧,只是觉得那个时候老师没考虑到的我考虑到了。原谅我那么一点点的小骄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民族脊梁    2020-12-19 03:01:54
在ct室,基本每星期都会有几个一岁两岁的小朋友,磕到头。哭的嗷嗷的,基本没事。躺那不哭不动的一般都是脑出血,颅骨骨折,多少都有事。后一种有的家人还以为孩子困了,去哄睡着的。要注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莫悲秋后染春愁    2020-12-19 03:03:01
虽说过了十多年了,好像还是能答几条:
1.做实习护士在手术室的时候,有一次骨科手术,医生手寸劲儿有点大,一枚弯针没夹住,绷在地上找不着了。后来没办法,护士长带着巡回老师、以及下台的老师、实习护士、实习医生数人地上每人分成责任区,弯腰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时间过得太长,主刀绝望地要签字保证关术野了,我直起腰想了想,这么多人地上找都没找到,会不会不在地上呢?我看着台上医生的位置,按照绷出的位置目测了一条抛物线,落点离得最近的就是麻醉师椅子背面的口袋,伸手进去一摸,一枚弯针出来了。大家如释重负赶紧填表关了下台。
2.还是在手术室实习期间,因为找针成名,有一次从脑外协助巡回被叫到另外手术间普外一个台,一进去就看见一位巡回老师蹲在地上,面前是一小堆一小堆的带血纱布(一块一堆),手持卵圆钳一块块抖呢。一看就知道台下用过的纱布对不上术中给出去的了,主刀医生急的不行,手术做完了不能关腹,不停地催。少了一块纱布,我们一起抖两遍还是没找出来,后来我想了想,用手把每块纱布彻底打开,从长方形的一个尖捋到另一个尖,捋到不到十块的时候就发现有两块是彻底被血粘在一起了。找出来对上数,关腹。
3.在急诊科工作了,一次一个病人医生给开了生化检验单,检验科做标本出结果的时候发现,谷丙谷草都超高,但和初期诊断表现对不上,值班技师自己给加了一个胰淀粉酶检测,结果就是急性胰腺炎,但是症状特别不典型。

其实每当这种时候,都会特别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Powered by Miyo!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