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分类] 如何看待医生拒绝给艾滋病人做手术?

[复制链接]
2020-12-30 20:01:28  查看 18210   回复 20 |阅读模式
如何看待医生拒绝给艾滋病人做手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杨柳657    2020-12-30 20:02:26
看到这个问题很感慨,里面提到华西医院骨科是我本科实习待过三周的地方。那里有很多我所尊敬和爱戴的老师们,还有每次值班通宵手术以及我离开骨科一周后发生512大地震骨科所有老师大家不眠不休轮流做手术的记忆。
病人隐瞒HIV病史所以医生拒诊手术,在我看来这个病人确实很自私,因为他没有换位思考这样做会给医生和他的家庭带来的巨大风险。
我大三时候教过我一年医学英语的老师,本来是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因为手术中不慎划伤被病人感染乙肝,考虑害怕影响以后的病人只能忍痛割爱离开手术台转为教学岗位,才35岁左右,正是外科医生比较黄金的年龄。
华西附二院实习遇到过一个警察叔叔送来的凉山彝族怀孕妇女,看她全身针眼血管塌陷,推断吸毒。因为急诊剖宫产,血液检查结果是术中才送到手术台,患有HIV,丙肝,梅毒三种血液传染病。因为之前推测出可能有血液传播性疾病,大家加强防护,带了三层手套上的手术台,没有医生说拒绝不上手术,只是做好防护尽量小心。
在泌尿外科实习有次手术,因为是入科室第一天术前未看病历,术后我看病历发现病人有梅毒,但其他医生事先未告知我做好防护,当时真的气极了,怕的不是有这种病,而是未知的情况下不够小心发生意外情况感染就麻烦了。
曾经在实习的一年多时间在各个不同科室特别是传染科期间遇到HIV病人,算了算遇到过16个,肯定有过害怕,担忧,焦虑,但是明白它的感染渠道,只要做好防护就好。遇到过送来是满口腔鹅口疮的病人,还有送来就重症肺炎呼吸极度困难病人,事后这些病人经过疾控中心两次抽血确诊都是HIV。从最初的好奇到后来的适应,每次还是都积极抢救救治他们,只是提醒自己尽量小心一些,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
所以各行都有自己的艰难和不容易,大家尽量换位思考一下对方,替对方考虑一下,也希望医护同行都能好好保护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菊花炮神    2020-12-30 20:04:30
更新一波,最近比较忙,以后不更新了,应该也不会回复了,谢谢大家的赞。
这个案子是几年前的了,后期取材阅片我都没参与,为啥我有印象呢
一是死因特殊,感染艾滋后死于某种罕见的并发症(忘记了再也没接触过类似的),办公室讨论要不要发文章;
二是殡仪馆条件相当简陋,没水没电没台子(还有一段土路开车把底盘都磕了);
三是死者老婆笑的挺好看(没有特别的意思),就是这个场景:干完了活,正在摘带血的手套与脱衣服的时候,瞅见衰草丛生的院子里,死者老婆倚在一棵小树旁一个人嘴角带着浅笑,背景是红色砖墙,那时已是夕阳。
另外:
一、为什么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呢,就像这个案子,剧情大概是:年纪轻轻,外出打工,人在广东,嫖到艾滋,病发回家,正逢过年,扫地出门,医院辗转,呜呼哀哉,斜阳衰草,美人浅笑。
家属在患者死后舒爽的表情真的很令人感慨,所以并不是说艾滋患者就不应享受医疗服务,各个医院条件不一样,医生也不一定有类似经验,要求每个医生都能做艾滋的手术不现实也不安全而且真的不太公平。
二、我尊重每一个生命,这个案子从搬尸体、搭台子到最后搬到火化炉前都是我们完成,然后殡仪馆师傅就直接过来火化了。死者我们解剖后也做了仔细的缝合,保护了人生最后的尊严。
但是做的过程中,心理压力真的很大,电锯划过头骨,空气中弥漫着血与骨屑的味道,想着自己才二十多岁,连大宝剑都还没耍过,万一栽了呢。
手术是要开膛破肚的,法医有防毒面具,医院的口罩可能并不能完全应对这种程度的暴露危险。
三、不要关注地点了,也不要对号入座,不是重点。
四、器械和垃圾是交给殡仪馆处理(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不是丢在野外。
五、其实医疗行业是一面镜子,下面是我以前的一点经历
1.做实习医生的时候,采集病史时:传染病病史,无;换药看一眼报告单:乙肝。不是你有传染病我就不给你换药,而是你要告诉我,我好有准备。
现在,所有人不管什么手术前,传染病都要抽血筛一遍。
2.做法医后,解剖前问家属:有没有疾病?答:身体好得很,好端端在医院就没了。冬天,解剖时解冻不好,针和肋骨断端把手戳破了,一看病历:梅毒三期,好在梅毒晚期传染性不强,死后又冷冻了几天,没有感染。然后就长记性了,每具尸体都认真对待。
3.交通事故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做个尸表检查。家属问:法医,这个情况我能和医院要钱吗?—what?被撞死了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和医院要钱?
后来看到医疗纠纷的案子就脑阔疼,有些闹的家属闹完医院闹法医,闹律师闹法院。医疗行业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不管是医闹还是太高的道德要求最后伤害的其实是整个社会的善良风俗。
——————————————————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法医,还是前几年出差到信阳下面的县里做了一个艾滋病的解剖。从始至终,家属没一个人出现,就死者老婆签了个字,都没进来看一眼。殡仪馆的师傅都嫌弃,拒绝进来帮忙,还嘱咐血不要弄到地上去,不干净。
然鹅殡仪馆条件简陋,可能当地土葬风俗比较重吧,没有水、没有解剖台。。。搞了塑料布垫在尸体下面防止血到处流,手套多带几层,搞完器械没法洗也直接丢了。
我尊重艾滋患者,但是现实中患者家属都很少有不介意的,何况医生,大家都是混口饭吃,天天把德挂嘴边要求别人,不实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雨天MM    2020-12-30 20:06:18
我母亲是SARS期间北京第一名在护理患者的过程中被感染的护士长,那时SARS刚传入北京,还没有建立起足够的防范预警机制,一线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无法跟上,一件白大掛和一张医用口罩就是全部装备了,结果战役开始的第一周就有一名护士感染,大家都以为是她在消毒环节没有做好而心怀一丝侥幸,第二周,号称全医院最认真仔细的护士也感染了,大家震惊了,才认识到这种疾病的可怕,随后就是我母亲,她在护理一名患者时被咳出的飞沫钻进了眼睛,紧接着就病倒了,治疗康复过程我已记不太清,那段时期对我来说是混沌、黑暗的,只记得治疗过程中用了大量激素,后来虽然控制住病情保住性命,但因为激素的副作用,肺和全身骨骼,尤其是关节处都已蜂窝化,已不能走路,后来又相继做了双髋关节碎骨填塞和置换人造关节,才勉强能不用拐杖和轮椅行走,但直到现在,依然有一条腿还未换入人造关节,每天靠吃止痛片度日,而且在经历过这两次大手术后我能明显感觉到母亲气血的消耗…妈妈是很坚强且热爱生活的人,尽管如此她现在每天依旧要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骑车买菜做饭带孙子,并且在我的鼓励下去学了驾照,因为我实在看不得她骑着本应最适合她的交通工具—残疾人摩托车时被很多汽车司机鸣笛催促的情形,但我们的心底都始终无法抹去这段阴影,我曾经无数次的问她为什么当初要去一线,问她不是已经任职护师了吗?为什么不选择逃避,她总是很简洁的回答,那种时候没有人会逃避。但不管怎样,妈妈和很多人在这场疾病中存活了下来,相比起牺牲在这场战役中的英雄们来说,我们应无限感恩与知足,感受生活的美丽与生命的珍贵。关于楼主的问题,在现在的我看来,对于任何人在面对生死忧关的情况下做出的或逃避或坚守的选择,我都表示理解和尊重。

————————
突然间得到这么多朋友的肯定和祝福,末学以及母亲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再一次感谢大家!也同大家一并向各行各业默默奉献的劳动者们献上祝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雪雪m    2020-12-30 20:06:50
16年年底,值夜班的时候,接了一位外伤的病人,在我们医院门口卖麻辣烫的,被卖鸡柳的找人打了一顿,头被铁棍砸了四个口子。
做了ct,颅内暂时没事,于是给他清创缝合,头部血管出血是比较厉害的,缝合过程中有破裂的小动脉呲血,呲进了我的眼睛里,当时也没当回事,因为着急给他缝合,外面还有几位等待缝合的病人,也没处理……
第二天晚上六点多,我在堂哥家新房帮忙扎气球,很意外的接到感染办主任的电话,问昨天有位头部外伤的病人是不是我处理的,我说是我处理的,感染办主任问缝合过程中有没有扎到手,我说没有,但当时就感觉病人应该是有什么传染病,我说有血液呲进眼睛里了,感染办主任说那位患者患有艾滋病……
当时挺淡定的,因为一直有抑郁症,生死已看淡了……
第二天去上班,他妻子来开诊断证明,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儿,小孩儿天真无邪,很可爱,我很担心这个小孩子……也担心他的妻子……
法律有条文保护艾滋病人隐私,包括他的配偶与家人……
他就住了不到一天,昨天就出院了,如果他家人真的不知道,或许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怎么办……
你爱人以前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发烧感冒都很少
除了发烧感冒,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病?
没有,啥病没有
那个,前天晚上是我给你爱人缝的针,出血挺多的哈,缝的时候溅了我一身血,哈哈,眼睛里边也有……那个〈我压低声音〉,你爱人,没有其他什么……
我盯着她的眼睛,严肃且坚毅
她有些惶恐不安,眼睛不敢正视我……
他的情况你知道吗?
嗯,知道
她低下了头……
你真的知道他的情况?血呲我眼睛里没事儿哈,你不用担心,你自己要了解这个病,保护好自己和孩子!
……谢谢大夫!
这时候,我确定她知道了她爱人有艾滋病,我也就放心了,逗了逗孩子,送她出去……
跟叔叔再见!
孩子朝我摆手,可爱极了……
……
我们活在这个世上,从不是为了自己,很多行业有很多风险,选择了,就不要抱怨,不过,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没有谁必须要为了谁牺牲,他们不是怯懦,是他们身后还有家人孩子……
如果有艾滋病,请告诉医生,绝大多数医生和护士会做好保护措施,冒着风险给你做手术的,如果这位医生拒绝了,请不要责怪他,生而为人,互相理解。
最后,祝愿大家身体健康!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媚liufm    2020-12-30 20:09:20
我累了。不再回答任何评论问题。我能做到就事论事,不知道各位能不能也做到就事论事呢?我真庆幸离开了医学这条路,中国的医生真的要被逼死了,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生活中。
…………………………………………………………
1.麻烦各位把我的文字和我提供的文章仔细看完再来评论,我文中解释过的事情不想再在评论里解释一遍。
2.我不是当事医生,我只能推断当事医生是如何判断的。请不要再拿各种数据来问我这个病人是不是可以做,我认为我已经在文中解释得很清楚了。麻烦拉到最下面看,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认为医生是这样判断的,并且在诊疗过程中有风险可能的情况下医生通常做偏保守的判断是对自己的保护,且并没有伤害到患者的利益,目前的治疗方案是观察两个月看病情进展,这根本不是拒诊。
3.过去一直是个默默回答问题的小透明,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关注我写的答案,我诚惶诚恐并且心理素质极差,这几天光回复评论各种质疑已经要影响我正常生活了。现在看到消息提示评论心里都一紧,生怕又是来骂我的。我已经不是医生了,并且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归医生这条路了,请不要再拿医生的圣人标准要求我。并且当医生的时候我也不是传染科也不是骨科医师,并且就算是医生也很不喜欢病人拿各种百度出来的结果质疑这质疑那,麻烦给我一条活路不要一直逼问我了。谢谢。
再次恳请各位看清楚我的回答再评论,否则我只好考虑关闭评论甚至删除答案还自己一个清净了,请见谅。谢谢各位。
………………………………………………………
我虽然没看微博,但我猜想那个病人一开始肯定有隐瞒病情之类的行为或者其他情况不适合手术之类导致医生不给他做手术。因为华西医院手术遇到艾滋病人非常常见,我还遇到过乙肝丙肝艾滋梅毒全占的一个老头,手术一样做了啊。从来没听说过单单因为艾滋病这一个原因不给做手术的。
等我去看看微博再看看要不要修改答案不过看题主描述那也是很主观的一面之词,不见得能参考。
………………………………………………………
我看了,跟我推测的一样啊。血管瘤是良性。如果没有艾滋病的话,是最好做手术解决比较好。但是在有艾滋病的情况下,做手术后感染恶化的风险很大,比起不做手术可能危害还大。两害相权取其轻(感谢知友赵天琦指出我写反了,我就说早上写的时候感觉怪怪的……),不做手术是对患者比较好的选择。怎么就变成医生拒诊了呢?
在华西待了三年,参与的艾滋病人手术不少于10例。华西历来都没有因为艾滋病拒诊的传统。
我只能说,这件事不是医生歧视他们,是艾滋病患者自己过于敏感了。
…………………………………………………………
知友 @顽固熊提到
同意,艾滋病病人是相对比较敏感。不过似乎是患者主动告知吧。这个问题其实侧面反应了,医院可能乱收费,乱做不必要的手术。
我想专门在答案里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以免引起误解。因为很多人都会存有这样的疑问。关于这个手术到底该不该做的问题:
不是这样的。这个患者第一次就诊没有告知艾滋病的情况,所以医生告诉他要做手术。因为这个病是存在手术指征的,但同时保守治疗也可以。对没有艾滋病的普通人来说这个手术做了好处比较大,一劳永逸,提高生活质量,毕竟保守治疗不能根治疾病。
艾滋病叫做“ 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说是缺陷其实是患者基本没有免疫能力。估计你也听说艾滋病人“一个感冒就死”这样的说法(民间说法,有夸张成分,但是也有它的道理,A友们请不要太敏感)。我们看来感冒并不可怕是因为我们身体的免疫力能把感冒病毒清除,但是对艾滋病人(不是HIV感染者)来说他可能完全没有抵抗力,感冒病毒也完全可能致死(是可能,几率远高于常人)。事实上多数艾滋病人的确是死于各种感染(各位A友们我没咒你们,人最终都会死,你们现在活得健康我为你们高兴,但是最终死亡原因是严重感染或者其他艾滋病的并发症如卡波西肉瘤或者肺癌的可能性要比常人高很多。)(哎哟我已经被整得要字斟句酌深怕哪句不够严谨要招A友骂了)
话说回来,在这个病例里面,他第二次就诊告知了艾滋病的情况。在有艾滋病的情况下,要不要做手术就得重新评估了。手术会造成创伤,手术后可能会有感染的并发症,对于艾滋病人来说发生感染的可能性更大,并且可能是致命的。这样的情况下,做手术的风险很大,术后可能发生感染并致死,不做手术可能影响生活质量,但不会因为外来创伤短期内致死。如果我是他的骨科医生,我也会建议这个手术还是不做比较好。但是在患者看来,之前说要做,现在我说艾滋病就不做,肯定是歧视!这件事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
最后加一句题外话:我男朋友也是医生,以前在一起上班的时候我们会互相说:“哎你明天病人怎么样,我明天有个艾滋的”“我有个两个乙肝和一个梅毒。”"那你明天小心点”“你也是啊”
很平常的对话。但是心里真的还是害怕自己被感染,也很担心对方被感染的。但是没办法,这是医生的责任。
…………………………………………………………
再次更新:
知友酒龄提到:
引用下某位知友在其他答案下的评论“华西案例中,告知前,要求感染者手术;告知后,要感染者不要手术。而感染者ART治疗之后,病毒载量在20 COPY以下,CD4在400以上。”这个是否可以判断这位HIV病人,即便携带hiv病毒,也是适合进行手术的?
1.HIV感染者与正常人CD4、CD8及其比值对照首先你可以先看下这篇文章。
2.其次我看过患者微博没有提到他自己的CD4水平
3.一般医生建议患者手术的时候,首先看手术指征,也会考虑患者经济状况和观察患者是否有强烈手术意愿。如果有指征,但患者看起来暂时不是很想做手术,那医生会建议先保守治疗观察。如果患者手术意愿明显,医生会建议做手术。
4.然后我想说,正常人做手术之后都有一定几率感染。术前医生会跟患者进行谈话和风险告知,每个患者都会得知术后可能有感染风险。并且术前麻醉科医生会再进行评估看是否能进行手术。
5.这个患者的具体情况我认为当事医生是这样的判断过程:1)第一次:普通患者,有手术指征,手术意愿强烈,建议手术。2)第二次:情况有变化,新得知主诉有HIV感染史,控制程度不详。此疾病并非影响生命,晚做或不做并不会有严重后果。如此可先观察两月并加强抗艾滋病治疗做好充分准备确保免疫力再复诊,如患者血管瘤没有继续长大,可以持续保守治疗;如继续长大,则手术切除。
6.我觉得医生有时候作出比较保守的判断的确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否则这种只是改善生活质量的手术轻易做了,如果术后感染出事,患者家属一闹,自己又要糊一脸屎。这也很无奈,现在的医疗环境大家都懂的。只不过没想到这一次,保守治疗又被说是拒诊,加上宣传处战五渣,闹得满城风雨,真是里外不是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等待___彩虹    2020-12-30 20:09:47
手套戴两层,刷手刷好几遍。
下台之后,浑身冷汗。
其实我万万不愿意走上手术台。但是德高望重的老教授都上了,我哪有退缩的资格。


外科医生动手术割到手是家常便饭的事。
不管戴几层手套,削铁如泥的手术刀都能轻松划破。
面对HIV,面对多重耐药菌,根本没有绝对安全的防范措施。
就像去里面有食人鱼的池子里游泳一样。
在我迈入神圣医学殿堂的那一刻,我曾以希波克拉底之名宣誓。
我绝对愿意救治每一位病人。我一向认真对待经手的每一个患者。
但我同时希望自己的安全和健康得到100%的保证,起码不会因为工作受到损害,甚至是危及生命。
你们可以说我自私。
读了20年书,好不容易拿到博士,才开始独立行医生涯没多久,我承认我担不起这种手一滑就可能毁一生的风险。
父母并不是医生。他们的意见是,这世上总有刁民,你用不着吃他们的亏。碰到医闹或者其他威胁自己安危的事,大不了走人,我们不希望你受委屈。
我们主任更直接:有医闹打回去再说。你们今天能穿着白大褂站在这里,都是百里挑一好样的。千万不要让别人随意践踏自己的尊严。
再举个身边的例子。隔壁医院心外科,一次室壁瘤手术,我师兄被割了手。下台才发现HIV(+)。幸运的是两周后测出并未感染。
我至今忘不了那位师兄万念俱灰的样子,更无法想象这两周他是如何度过的。

这对某些人来说只是动动嘴皮子,轻松攀上道德制高点。
从上帝视角去批判别人,审视人性,本身就是不道德的行为。
他们自己做不做得到并不重要,起码嘴巴上可以轻松做到。但是在键盘侠眼中,“你”得做到。
也不要跟我说什么“政治正确”。

那一份如同走钢丝的紧张和压迫,只有当你切开艾滋病人的身体,手中握着他们充满血液的内脏和金黄色的脂肪;只有你拿着手术刀在他们身体内和自己指尖几个厘米的距离内游走,离断他们在搏动的血管;只有你的手术衣慢慢被他们的血液浸润,直到皮肤能感到这一份湿润,连自己的呼吸都能听到的时候才会懂。这种感觉只有经历过才会懂。
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我见过喷到无影灯上的动脉大出血,见过心脏骤停、恶性高热,但那一次的紧张感是其他任何一台手术都无法比拟的。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想一想,如果你是医生,你的伴侣、你的父母是医生,你的子女是医生,你会怎么想。
你是否还是可以如此轻松地批判,如此理所当然地愤慨着让医生们去找“制度”讨公道,如此道貌岸然地咄咄逼人?
制度从某种意义上说,本就是很扯淡的东西。

我只是个普通人。
从没敢想过名垂青史,造福世人。
阴错阳差,穿上了一袭白衣。
为了不辜负这一圣洁的名号,我努力地去高尚,却屡受打击。
医生终究都拥有一切人性的弱点。
就算这份工作再神圣,它也只是一份工作。
因为工作自我牺牲的例子是很多,他们是我们歌颂赞美的榜样。
或许我觉悟低。但是我认为没有任何一份工作值得我去拿健康甚至生命冒险。
因为我还爱着这个世界,我的家人朋友,我想好好过这一生。

医生在是医生之前,首先是人,是父母的子女,儿女的父母,是爱人的另一半,和普通人无所差别。


-------------------------------
2017.4.9
写在几年后的今天

答主终究还是转行了。
离开了医院,也离开了知乎,远离了种种是非。
再不是什么大V,成为了一名咨询顾问。
我过得很好。

谢谢各位至今不断地关注和留言。
希望大家都平安幸福。
鞠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传碎花裙的阿狸    2020-12-30 20:11:48
谈工作的时候,你跟我们讲奉献

谈待遇的时候,你跟我们讲制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jinx吾女神    2020-12-30 20:12:38
作为一名 HIV 携带者,我也想好好的生活下去,但我绝对不会隐瞒病情,让医务人员承担风险而不告知。在病情允许的情况下,我会优先选择传染病医院。

以下内容仅为个人思考,不代表其他人的观点。

数次在我的 timeline 上看到这个问题,我想沉默,但是没有办法沉默了。

在某次激情时,完全被性欲冲昏了头脑,怀着侥幸心理,觉得自己怎么可能中标,顾着当前的刺激就开始了 。于是……于是就这么活该  。

在 2014 年 6 月,接到医院诊断证明后更是让我觉得天快塌了下来。那几个月过的很颓废,肉体还存在于现实中,但灵魂却已经和正常人们不一样了。

之后每次看到类似「浙江宁波 30 多例在校学生感染艾滋,多为男男传播」、「北京今年新增艾滋病 2932例 男男传播占超七成」这类标题事,就格外刺眼。我甚至感觉这新闻完全就是写来给我看的,让我忐忑不安。上述「在校生」、「艾滋」、「男男」都是在说我,甚至我就是 1/2932!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我的人生已经就这样走到了尽头?被大众所歧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希望能藏起来,藏的越深越好,不要被别人知道,就这样的 苟且地 活完这 污秽的 短暂的 几十年。

怎么可能?总会因为各种原因,其他人会知道我就是这样的异类。

我想去出国旅游,有些国家禁止 HIV 携带者入境,这让我很不安。

我春节回家,必须要事先向医院多领一个月的抗病毒药物才敢回家,否则擅自停药产生了抗药性就是死路一条。

在机场的卫生间,我会主动找蹲厕而不是带有坐便器的隔间。我不想让我的皮肤与别人有任何接触,哪怕是间接接触。

舍友周末组团去麦当劳打工,我立马找个借口推脱掉。倒不是因为需要体检(办理健康证不查 HIV ),我知道普通接触一般不会传染,但我还是怕万一,我不想让其他人因为我而成为携带者。

除此以外,我还是可以正常生活的。

我的父母都是医务人员,曾经也听过他们提起过某个同事因为艾滋病职业暴露而连夜赶到省会医院去处理的事情,在心里也为他们捏了一把汗。我从小就在医院的家属楼长大,认识的长辈都是医务人员,在我看来,他们是伟大的人。

我也看过 House M.D. ,Cameron 满脸被溅血后她惊恐的表情和忐忑的心情我深有体会,后来她被确认为阴性我又舒了一口气。

以上说了这么说,我想表述的就是:我们都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我会尊重每一个人,每一个生命。可能有些人真的很无耻卑鄙,为了自己而让他人承担风险,但我为自己自豪。

隐藏的重点:我其实就是喜欢蹲厕  。

以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_地豆    2020-12-30 20:13:35
上面各位同仁已经说的很好了,我讲一个我的亲身经历吧。那年我在轮转,轮到了肝胆外科,一天凌晨三点收到一个急诊病人,男性,自称被打了,120送入,叫肚子疼,我们给他诊断性腹穿,考虑脾破裂,这病不做手术只有死。这男的分文没有,没有家属,我的上级医生当即决定急诊手术,在各位美梦当中,我们这些你们眼中的白眼狼为了这人开始了漫长手术。手术当中四个人,主刀老师,老总(女),住院医,最后是我,开腹了以后,只见一肚子的血,在手术台上乱流,主刀医生全程接触了他的血,脚上,肚子上都有接触,女老总,住院医术中一个被针刺,一个被电刀烧通手套,我接触最少。所有人都没有任何防护,只戴了一双手套。等我们做完了,噩耗传来,这人HIV阳性。好吧,各位想想吧,我们除了主刀老师,所有人都未结婚,未买房,未尼玛吃过山珍海味。好吧,人生就这样结束了,除了我,他们三人全部进行服药,服了两个月,那位漂亮的女医生头发全部掉完,体重爆瘦20公斤,可想而之压力有多大,想死的心都有。我也进行了三个月的抽血复查,谢天谢地,我们最后都未被感染。最后这名病人没交一分钱,没说一句谢谢,病好了后悄悄跑了,女医生离开了心爱的外科,那名住院医去继续读硕士,我呢打死了不会干外科了。最后当了内科医生。以上就是我们真实的例子,各位,看故事很爽,如果发生在你身上呢?你还会这么淡定吗?谢谢观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Powered by Miyo!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